21 世纪的资本

21 世纪的资本

企业的投资决策可能带来始料未及的巨大影响

富裕经济体充满了难解之谜。是什么导致它们如此不平等?为什么企业投资率如此之低?实际工资何时会再次强劲增长?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乔纳森·哈斯克尔(JonathanHaskel)以及智库 Nesta 的什蒂安·韦斯特莱克(Stian Westlake)在《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 without Capital)一书中,为所有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解释。同时,他们还引入一个读者在未来几年可能会不断听到的名词:无形投资。

提起企业投资,人们往往会想到投资于工厂、计算机和机器这样的实物。然而哈斯克尔和韦斯特莱克指出,实物投资对现代经济体的重要性越来越弱,相反,投资于那些“不能砸到你脚上的”无形资产更加重要。设计、研究、软件以及品牌管理等都可算作无形投资。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类型的投资,而且会产生重大的影响。

本书以一种轻松、闲谈的笔调阐述观点,不论是经济学家还是非经济界人士都会为之吸引。作者尽量避免使用术语,字里行间也鲜有数字,更别说公式了。多样的案例研究也让论据生动有趣。尽管如此,这可不是一本休闲读物。作者引用一系列缜密的研究,再加入自己的计算结果,证明无形投资呈增长态势。一项研究显示,1948 年美国无形投资约占非农产业产值的 4%,2007 年这一比例增长到 14%。而同期的有形投资占比则在 11%左右徘徊。另一项估算发现,微软的实物资产只占它市值的 1%,微软工程师的专业知识以及他们使用的代码要重要得多。

然而,统计人员的工作往往未能充分显示出无形资产的重要性。官方经济数据的确将软件开支等一些无形投资计入投资支出,但却经常将品牌管理之类的其他许多投资排除在外。美国公司账目的投资支出里就经常不包括研发。但是,将无形资产计算在内可能会产生重大影响。

比如,我们常听说,与其他国家的企业相比,英国公司很少投资。但英国有着丰富的无形资产,科技公司和设计工作室比比皆是。一旦将无形资产算进去,英国看上去就没那么落后了。(虽然仍有数据显示自 2008 到 2009 年的金融危机爆发以来, 发达国家的总体投资在下降。)

哈斯克尔和韦斯特莱克不仅建议改进统计方法,还解释了无形投资的重要性。他们认为无形投资具有一些特质,随着这类投资变得愈发重要,这些特质就会显现出来。虽然作者可能夸大了自己某些观点的新颖性,不过他们融合这些观点的方式独出心裁。

举个例子,作者提出,无形投资是“可扩展的”。那些利用无形资产的企业比利用有形资产的企业发展得更快、能达到更大的规模。拥有众多车辆的家族出租车公司并不容易扩张,它们要壮大就要花大价钱扩充车队。而没多少自有车辆的网约车应用优步却可以在全世界输出自己的代码。

两位作者指出,无形投资还表现出巨大的溢出效应。如果一家企业投资的是一座工厂,即有形投资,那么很容易就能防止竞争者偷师(比如在厂门口设一名保卫)。而不让对手利用你的无形投资就没那么容易了。软件开发者会使用 GitHub 等在线资源库分享代码。据说苹果的前老板乔布斯就抱怨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和苹果的 iOS 系统几乎如出一辙。

无形投资的可扩展和溢出性或许有助解释发达经济体中的一些重大谜题。近年来,这些经济体中最成功与最差劲的公司(业内说法是“前沿公司”和“落伍企业”)之间从工资到利润等各方面的差距都在拉大。近年来,英国 1%的公司实现了 6%的年生产率增长,而三分之一的公司从 2000 年起毫无增长。

这是为什么呢?前沿公司越来越依托于无形投资,因此能轻易将自己的创意在全世界推行,收获丰厚的回报。但那些可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有形投资的落伍企业就做不到这一点。作者指出,富裕国家收入不平等的状况加剧,大部分要归因于公司之间而非公司内部日益增长的差距。

无形投资的增长还可能解释为何自金融危机以来,高利润率和相对较低的企业投资率并存。既然回报率如此之高,为什么投资却如此疲软?如果你了解“溢出”这个概念,问题就容易理解了。落伍企业担心自己的创新会被前沿公司攫取,因此可能没什么投资的动力。这会拉低整体投资率,进而拖累生产率(以及工资)的增长。但是前沿公司却乐于投资。它们之所以获得高回报,一方面是因为它们掌握从这类投资中充分获利的专业知识,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们不那么担心小公司会窃取自己的创意,比如本地出租车公司就无法复制优步的算法。

读者可能偶尔会感觉本书有些夸大其词。作者似乎相信无形投资几乎可以解释从高管的高薪到特朗普当选总统的任何事情。本书在编校方面也欠佳:彼得·泰尔(PeterThiel)关于推特比瑜伽馆更容易扩大规模的言论在三页的篇幅里出现了两次。

不过本书还是具有很强的实用性。它向政策制定者提供如何帮助无形经济繁荣的建议。如果市场不能提供足够的无形投资,政府便可以介入。政府应确保宽带之类的数字基础设施达到一流水平。政府需要鼓励人们在城市生活,合理的规划调控因而至关重要。这些政策当然很好,但读罢此书,读者会发现另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经济正朝着“赢家通吃”的方向发展,并且会愈演愈烈。

 

本文原文英文,出自杂志《经济学人》第222期。翻译转自微信公众号“经济学人”。

你来啦!

这篇精华文章适合慢慢品味,暂无录音。

show more

收起播音稿

Total users: 0

Customize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