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老人条款

圣诞老人条款

缩写:

2017年年底,美国的一位知名首席执行官给他的部下们写了一封别出心裁的心。在信中,这位商业巨头分享了他对美国经济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在为部下们指出过去的不足的同时,他也告诫大家即使在经济快速发展的时代,在投资时也要小心谨慎。在他看来,现在许多共和党人都相信涓滴经济学,积极鼓励公司参与投资。但事实上,高科技和商业市场的出现给投资造成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最后,他对自己提出的战略做出了总结,即要扩展公司并在商界保持领先地位。

 

原文:

216

熊彼特

圣诞老人条款

美国一位知名首席执行官致部下的节日信

【图片】

 

亲爱的团队,我相信大家都在翘首期盼假期的到来,也相信各位的家庭聚会将沉浸在爱与慷慨的氛围中。但我也希望,待12日大家回到我们这家卓越的公司时,就把这种氛围搁置在圣诞树旁好了。这是因为,美国商界在坚持了十年的铁腕式财务自律后,将在2018年失去理智,而我不会犯这个错误。让我给大家送去一句节日箴言:当其他所有人都像圣诞老人那样到处撒钱时,最好还是像斯克鲁奇【译注:Scrooge,狄更斯小说《圣诞欢歌》中的守财奴】那样行事。

 

今天早上510分我健身时,我的教练播放了U2的歌。我喜欢这支乐队的主唱博诺,欣赏他个人对慈善捐赠的建言,不过他也是一位感觉敏锐的词作家。《这是美丽的一天》(It’s a beautiful day)这首歌捕捉到了如今商界的气氛。第三季度业绩牛气冲天。标普500指数的每股收益比2007年的上一个峰值高出23%。世界经济一片欢腾。本周的数字员工大会上,我们在休斯敦和广州的销售团队汇报了创纪录的工业订单。法国总统马克龙(2008年我第一次见他时,他还是罗斯柴尔德银行一个做报表的初级员工)告诉我,连欧洲商界也是一派击掌欢庆的气氛。

 

股市繁荣、全球同步增长、全世界对科技热情满腔,这三重刺激对企业来说既振奋又危险。我们还是不要自我欺骗了。人们在资本配置上会变得马虎轻率。我犯过的最大错误就是在1998年至2001年的热潮中过早追捧互联网,还有在2006年至2008年期间过度投资能源业。现在,在政客、经济学者和投资者的鼓动下,企业老板们都蠢蠢欲动,准备挥霍一番。

 

上周我到华盛顿走了一趟。新税改议案将使我们的利润提高9%。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我动怒后又加入了一个条款,能帮我们节省在开曼群岛的资金。我们公司只需要支付一小笔税款就可以把海外资金汇回美国,美元的加速贬值也对我们有利。和大多数公司一样,我们也注意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态度有所好转:与奥巴马时代不同的是,现在这些监管者会回应我的呼吁了。但这是有代价的。许多共和党人都很真诚——他们信奉涓滴经济学,期望我们能增加投资。他们中有些人还指望我们重振铁锈地带。我拜访总统时,他竭力劝说我在爱荷华州建一座新工厂。他女儿伊万卡只好打开福克斯新闻频道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学者们也纷纷转向提倡加大投资。大多数经济学家都说企业投资支出长期低迷。我知道,这里头67.384%是胡扯。我们要做的不是跟着他们的模型来回折腾,而是按照经济和科技周期配置资本。当前,公司投资总额占GDP12.4%,与50年来的平均水平持平,而我们也一直把销售收入的固定比例用于投资。然而,这些经济学者有一个观点是对的:许多大公司资源充足,无需捂紧钱袋子,可以在拿下创纪录利润的同时增加资本支出。

 

投资者也在转向。就是这同一群华尔街的分析师,两年前他们说长线投资是窝囊废,恳求我们回购更多股份,现在又暗示我们应该扩大投资。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大举投资的公司一改多年的逊色表现,跑赢了大市。股份回购已变得不合时宜:上季度在回购上的支出仅为1280亿美元,比2015年同期减少了20%

 

假如是在20年前,CEO们会研究这一切然后问应该增加多少投资。但是,要了解如今的投资,你必须深入探究并回答另外四个问题:谁在投资、投资什么、投向何处、何时投资?我们公司曾经是美国第三大投资者,紧随埃克森美孚之后。而现在谁在投资的答案已经不一样了:Alphabet已经取代了我们的位置(包括在研发方面)。科技公司正在与传统企业竞争,并利用成本极为低廉的资本开展自己的投资。它们占了标普500公司投资总量的24%。我在微软的好友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说,如果我们把IT中心转移到他的云计算部门,我们将每年节省七亿美元的投资。要是我能信任微软不会窃取我们的数据,这笔交易完全可行。

 

至于我们要投资什么,答案也变了。与大多数公司一样,我们四分之一的预算都投资在包括软件在内的无形资产上。在我小时候,“AI”还是畜牧业一词的缩写,但我知道我们公司需要对人工智能这类新科技做中度规模的投资。然而科技是把双刃剑:我很怕建立那种可能很快就会过时的工厂。

 

至于投向何处,倒很简单:到处投。我们是一家相当典型的美国大公司,海外销售和投资占40%。鉴于新兴市场发展速度会超过美国,这一比例可能还会上升。而其他国家的保护主义倾向也在增强。中国的态度很清晰:美国公司要全面进入中国国内市场,就必须在那里加大投资。要玩游戏就得付入场费。

 

最后,我们公司应在何时加大投资?是现在,也就是经济复苏的第101个月吗?鉴于史上最长的一次扩张期从1991年到2001年持续了120个月,我得承认,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2020年大获全胜

我的预测是这样的。2018年企业投资将会激增,名义支出将上升10%,达到2006年繁荣时期的水平。因为资本的力量被压抑太久了。然而,投资将比过往更倾向于无形资产。另外,投资虽然有助经济发展,但无法复兴铁锈地带。

 

至于我们公司,我很清楚,咱们的投资委员会正对各种要求应接不暇。我们需要在奥斯汀建立新的园区,我们的软件漏洞重重,车辆管理部门希望改用特斯拉电动车。然而领导力的精髓就在于定好轻重缓急,而不是答应每个人的要求。不信的话,跟我念一个名字: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这位通用电气的前老板在资本配置上表现软弱,最终令公司阵脚大乱。

 

所以这么办吧:今年,圣诞老人不会到我们公司来。在我们的对手预算膨胀、科技热潮变为泡沫之时,我们静静等待。到2019年经济进入衰退期,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将毫发无损,我们趁别人虚弱之时大举扩张。到2020年的圣诞节,我们这家非凡的公司将尽情享受有史以来最丰厚的圣诞礼物。

 微信公众号:外文杂志报刊

你来啦!

真好, Linko团队为你倾心准备了关于今日文章的语音会话,帮助您提高中文听力。点击播放按钮开始收听吧!


show more

hide script

Total users: 0

Customize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