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大脑之战

科技巨头大力投资一项变革性技术

不论是在好莱坞电影里、杂志封面上,还是铺天盖地的报章新闻中,人工智能(AI)和人类 一较高下的主题无处不在,吸引广泛的关注。灾难预言家警告说,AI 会消灭职位,违反法 律,挑起战争。但这些预言谈论的是遥远的未来。今天的较量并不是发生在人与机器之间, 而是在全球科技巨头之间展开。这些大公司正在狂热地投资于 AI 领域,抢占领先地位。

随着数字化数据呈指数级增长、计算能力飞速提升,以及算法日益强大,AI 这个过去在计 算机科学中并不起眼的领域已经激发起人们极大的热情。包括 Alphabet(谷歌的母公司)、 亚马逊、苹果、Facebook、IBM 和微软在内的西方最大的科技公司正投入大笔资金加强自身 在 AI 上的实力,中国的科技公司也一样。尽管难以将科技公司对 AI 的投资与其他方面的投 资分开,但数据提供商 PitchBook 的统计显示,2017 年到目前为止(见图表 1),全球企业 在人工智能领域完成了约 213 亿美元的并购,比 2015 年多约 26 倍。

AI 的分支中,机器学习对这些科技公司来说最为重要。计算机无需专门编程,就可以筛选 数据、识别模式、做出预测。这项技术如今在科技行业中广泛应用,包括定向网络广告、产 品推荐、增强现实和无人驾驶汽车。领导优步 AI 研究的佐斌·加拉玛尼(Zoubin Ghahramani) 认为,AI 将和电脑的崛起一样改变世界。

要了解 AI 的潜在影响,可以看看数据库。自 20 世纪 80 年代开始,数据库降低了存储信息、 发掘洞见和执行库存管理等认知任务的成本。数据库推动了第一代软件的发展,而风险投资 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弗兰克·陈(Frank Chen)表示,AI 将让下一 代软件的预测性和响应能力大幅提高。谷歌的邮箱应用 Gmail 初步彰显了 AI 应用的未来: 它可以扫描电子邮件的内容,在移动设备上提供快速的一键回复选项。

和过去个人电脑及手机的兴起等新技术浪潮一样,AI 将助力科技巨头全面变革现有业务、 创造新企业,从而可能颠覆这些企业的业务模式。但 AI 也带来了一种危机感。杰夫·贝佐斯 的得力助手、亚马逊全球消费者部门的首席执行官杰夫·威尔克(Jeff Wilke)说:“如果你是 一家科技公司,却没把 AI 作为核心竞争力来打造,那就等着受别人家的 AI 冲击吧。”

企业激烈角逐,人们寄予厚望,媒体大加炒作,令 AI 热潮仿佛加州的第一次淘金热。尽管 百度、阿里巴巴等中国企业也在投资 AI,并在国内市场部署 AI,但最引人注目的淘金者还 是西方的科技公司。Alphabet 被普遍认为在 AI 发展中领先。多年来它凭借 AI 获利颇丰,并 拥有许多最知名的 AI 研究人员。但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竞赛远未结束。在接下来的几年 中,大型科技公司将在三个方面正面交锋:继续争夺人才,帮助训练企业的“大脑”;努力比 对手更有效地将机器学习应用于现有业务;努力在 AI 的帮助下创造新的利润中心。

白痴专家 最激烈的竞争是人才之争——人才比数据和计算能力都稀缺得多。AI“构建者”能以创造性的 方式将机器学习技术运用于海量数据集,市场对他们的需求激增,远超过学习这些技术的优 秀学生的数量。

微软的古尔迪普·辛格·帕尔(Gurdeep Singh Pall)说,今天的 AI 系统就像“白痴专家”(idiot savant),“它们在擅长的领域如鱼得水,但如果对它们使用不当,后果不堪设想。”聘用合适 的人才对于公司的存亡至关重要(一些创业公司正是因缺乏合适的 AI 技能而失败),为此掀 起了一场争夺人才的浪潮,科技公司蜂拥到高校招揽教授和尚未毕业的研究生。

卡内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科学学院是领先的 AI 研究机构(2015 年优步挖走了其机器 人工程中心的众多人才,此事广为人知),院长安德鲁·摩尔(Andrew Moore)说,现在的招 聘会就像“感恩节黑色星期五的沃尔玛促销”那样疯狂。本月初在加利福尼亚州长滩举行的神 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这样的学术会议也成了招徕人才之地。学术界的 AI 大咖就是最好的“招 牌”:比如 Facebook 的杨立昆(Yann LeCun)和谷歌的杰弗里·辛顿(Geoffrey Hinton),两人 都曾是大学教授,仍保留学术头衔,能够吸引人才与他们并肩工作。如果高薪还不够吸引人, 那么专有数据也可以用作筹码。

如果这些都行不通,大企业就将整个创业公司一举拿下。科技界最早是在 2014 年注意到这 个趋势,当时谷歌斥资约 5 亿美元收购了 DeepMind。这家创业公司根本没有收入或可销售 的产品,只有一个“深度学习”研究团队。收购交易完成之后,该团队设计了一个程序,在古 老的棋类游戏围棋上击败了世界冠军。其他公司也纷纷斥资收购亏损的创业公司,这些创业 公司的估值通常并不以其未来的利润甚或销售额为依据,而是每个员工高达 500 万至 1000万美元的估价。

各自精彩
不同的公司在利用员工上有不同的理念。微软和 IBM 这样的公司在 AI 领域投入巨大,发表 了大量论文(见图表 2),但并不要求研究人员将其研究成果应用于能赚钱的项目。苹果和 亚马逊的做法完全相反,它们都没有太多的研究计划,期望所有的工作成果最终都能转化为 产品,并且对自己的研发守口如瓶。对于研究人员是否必须只在赚钱的项目上苦干,谷歌和 Facebook 的做法则介于上述两类公司之间。

激烈的人才争夺战可能会迫使喜欢保密的公司变得更开放。Facebook 的 AI 研究实验室负责 人杨立昆解释说: “如果跟那些人才说,‘跟我们一起干吧,不过你不能告诉任何人你在做 什么’,那他们就不会来,因为这会扼杀他们的职业生涯。”中国巨头正试图在西方建立前哨 阵地并聘请美国研究人员,它们同样需要在保密和吸引人才的需要之间做出权衡。百度分别 于 2013 年和今年在硅谷开设了两个以 AI 为重点的研究实验室,西方 AI 研究人员对它们的 评价很高,但更喜欢为美国大公司工作,部分原因是美国公司相对更透明。

如果企业能够吸引到合适的 AI 研究人才,就相当于实现了员工数量的指数级增长。安德森 霍洛维茨的本尼迪克特·埃文斯(Benedict Evans)说,拥有 AI“就像有了一百万个实习生”可以随意支配。之后公司又会将这种计算能力整合到企业现有的业务中。

AI 的优势在企业预测用户需求时最为明显。例如,人们在 Netflix 上观看内容的约四分之三、 在亚马逊网站购买商品超过三分之一都来自系统自动推荐或建议。拥有流行应用 Instagram 的 Facebook 利用机器学习来识别贴文、照片和视频的内容,向用户展示关联内容的同时过 滤垃圾信息。过去它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帖文,但现在是依照与用户的相关性排列帖子和显 示广告,提高了用户参与度。

Facebook 的 AI 应用团队负责人杰奎因·康德拉(Joaquin Candela)认为,如果没有机器学习, Facebook 永远也不会达到目前的规模。那些没有在搜索引擎中应用 AI 或应用太晚的公司都 在苦苦挣扎,比如雅虎及其搜索引擎,还有微软的必应。

亚马逊和谷歌在业务中应用 AI 的程度最深。机器学习提高了亚马逊线上线下运营的效率。 该公司在配送中心部署了约八万个机器人,还使用 AI 对库存进行分类,以及决定用哪些卡 车运送包裹。对于生鲜食品订单,亚马逊已经应用计算机视觉来识别草莓或其他水果的成熟 度和新鲜度,决定是否可以配送,并且正在开发有朝一日可用于送货的自主无人机。

谷歌则利用 AI 为其在线视频网站 YouTube 上的内容分组,并删除(一部分)不当内容,还 利用 AI 在其应用“谷歌相册”中识别人物并分组。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也嵌入了 AI,帮助系 统更加顺畅地运行,并预测人们有兴趣使用哪些应用。在 AI 领域,谷歌大脑团队(Google Brain)通过改进搜索算法等方法,利用机器学习的成果盈利,被认为是这方面最优秀的研 究团队之一。而英国公司 DeepMind 也许从没有为 Alphabet 创造多少实际收入,但通过提高 其全球数据中心的能效,帮助母公司节省了资金(而且它的围棋实验也是一次公关上的巨大 胜利)。

AI 也在企业界得到运用。IBM 的 AI 平台沃森(Watson)的老板大卫·肯尼(David Kenny)预 测未来将有“两类 AI 公司”:通过为消费者提供 AI 服务而获利的公司,以及为企业提供 AI 服务的公司。在实践中,这两类公司会因科技巨头的云计算部门而有所重叠。服务供应商正 在竞相利用 AI 实现产品差异化,以锁定客户。云计算三巨头——亚马逊的 AWS、微软的 Azure 和谷歌的 Google Cloud——提供应用程序接口(API),为其他公司提供机器学习能力。例如,
微软的云计算平台 Azure 帮助优步打造了验证工具,要求司机接送乘客前通过自拍确认身份。Google Cloud 提供了一个“岗位 API”,帮助公司为求职者匹配最合适的岗位。

大脑加 AI
从零售到媒体,其他行业的许多公司都能从云计算企业所吹捧的 AI“民主化”中受益。在价值 高达2500亿美元的云服务市场中,为不具备能力或规模来独立发展先进AI能力的公司提供 AI 技术具有巨大的获利前景。但是 AI 提供商往往必须根据客户的复杂需求来定制 API,这非 常耗时。微软一直向客户销售软件并提供支持,似乎有可能在这方面取得成功。Google Cloud 的负责人戴安·格林(Diane Greene)指出,AI 服务变得越来越“自助”只是时间问题。

IBM 是 AI 领域的另一个竞争者,之前还为其沃森平台开展了大型营销活动。AI 研究人员往 往对 IBM 不屑一顾,IBM 有庞大的咨询业务,却以按时间收费而不注重数据闻名。批评 IBM 的人还指出,虽然 IBM 对沃森的投资已经超过 150 亿美元,并在 2010 年到 2015 年间斥资 50 亿美元收购公司,且大多数收购主要是为了获取专有数据,但总的来说,IBM 并没有自 己的独有数据。但 IBM 的弱点可能并不会成为它的阻碍。大多数企业的老板都觉得 AI 战略 必不可少,如果能尽快花钱解决,都会不吝重金。

迄今为止,科技巨头大都试图通过应用 AI 而从现有业务中获利。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它 们希望能借助 AI 创建新业务。一个竞争激烈的领域是虚拟助理。智能手机非常了解用户, 但以 AI 驱动的虚拟助理则要让两者的关系更进一步,无论是通过手机还是智能音箱。苹果 在 2010 年收购了语音助手 Siri,率先探索虚拟助理的潜力。从那时起,亚马逊、谷歌和微软 也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它们的虚拟助理在语音识别方面因此也表现更好。三星、Facebook 和百度也都在竞相提供虚拟助理。

终极算法一统天下 目前还不清楚独立智能音箱是否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市场,但可以肯定的是,人们将超越文本, 采用其他方式与互联网互动。《终极算法》(The Master Algorithm)一书以 AI 为主题,作者 佩德罗·多明戈斯(Pedro Domingos)说:“所有这些公司都明白,谁占据了这个面向消费者 的“咽喉要道”,谁就会统治市场。”

再往后,增强现实(AR)设备将是又一个基于 AI 的发展机会。消息应用 Snap 这样的手机应 用以及游戏《精灵宝可梦 Go》(Pokémon Go)都是 AR 的早期例子。但 AR 或许能更彻底地 改变人们与互联网的关系,让人们不再只依赖小屏幕,而是能时时刻刻通过周边环境使用数 字信息。AR 设备将提供“便携”的 AI 功能,比如同步翻译和面部识别。

在 AR 竞赛中,大型科技公司基本还处于热身阶段。谷歌和苹果已经推出了 AR 软件开发工 具包——它们都希望开发者在自己的平台上构建 AR 应用。开发 AR 硬件的热潮也在兴起。谷 歌很早就推出了 AR 眼镜的原型,但遭遇惨败。微软开发了名为 HoloLens 的头戴设备,但 3000 到 5000 美元的定价让它只能是个小众产品。外界认为包括 Facebook 和苹果在内的其 他公司都在计划推出各自的 AR 产品。AI 上的领先地位可以转化为这些新领域里的巨大优势。

这一点在无人驾驶汽车领域体现得尤为淋漓尽致。各家科技公司通过数百万英里的行驶测试 建立起大型专有数据集,并利用计算机视觉训练它们的系统识别现实世界中的物体。潜在的 收益是巨大的。个人交通市场广阔,全球价值约达 10 万亿美元。无论谁掌握了无人驾驶汽 车技术,都可以将它应用于其他基于 AI 的项目,如无人机和机器人。对于搜索引擎,人们 会认为足够好用就可以了,但无人驾驶汽车不同,用户更倾向于选择安全记录最优的。这意 味着在利用 AI 感知实体世界方面做得最好、事故率最低的公司将获得巨大的市场。

各家公司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发展无人驾驶技术。中国科技巨头百度正在试图建立一个无人驾 驶汽车操作系统,很像谷歌在移动设备上的安卓系统(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百度打算如何利用 这一系统赚钱)。Alphabet 在研发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优步、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一 群不知名的创业公司,以及越来越多的传统汽车制造商也都有这方面的项目。(据传苹果减 少了对汽车项目的投资。)

在 AI 战略的引领下,科技公司正冲出软件的虚拟世界,向硬件领域迈进,无人驾驶汽车只 是其中一个例子。Alphabet、苹果和微软等许多公司也都在致力于生产强大的专用“AI 芯片”, 驱动它们的各种应用。这些芯片将与英伟达(NVIDIA)公司的产品竞争,这家科技公司已建 立起一个芯片帝国,其性能强大的芯片已经运用于无人驾驶汽车和虚拟现实等各种 AI 领域。

目前还不清楚 Alphabet 和苹果等公司是会将这些 AI 芯片出售给竞争对手还是仅供自用。它们有动力利用自己的创新改善自身的服务,而不出租或销售给对手。但如果留作自用会导致仅有极少数公司能通过强大的计算能力获得重大优势,可能就会成为一个问题。

这引出了一个更广泛的问题:AI 是否会进一步将优势集中到今天的数字巨头手中。鉴于这 些大公司拥有丰富的数据、计算能力、智能算法和人才优势,它们很有可能抓住人工智能的 诸多好处,更不用说投资先机了。历史表明集中是有可能的:数据库和个人计算机的发展都 导致少数科技公司获得了垄断地位,哪怕只是在短时间内,比如 Oracle 和 IBM 在数据库领 域、微软和苹果在个人电脑领域。

就人才、计算能力和数据等重要衡量标准来看,谷歌似乎在 AI 发展上占有领先地位。它请 得起最聪明的人,拥有从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到智能软件等众多项目,对机器学习感兴趣 的人很少会从那里离职。其他公司后来才认识到要认真对待 AI,而谷歌的创始人一开始就 是机器学习的忠实拥趸,并始终认为它是一种竞争优势。

AI 的精神家园
科技行业中有些人担心 Alphabet 和其他公司垄断 AI 人才和专业知识,比如特斯拉和火箭制 造公司 SpaceX 的老板埃隆·马斯克。他和其他一些著名的硅谷老板资助了 OpenAI,一家专注于 AI 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不从属于任何企业。马斯克和其他人都担心,如果一家公司最 终掌握了“强人工智能”(即计算机不需专门编程就可执行任何人类任务)会发生什么。这一 天到来可能还要几十年,但这并不影响谷歌现在就谈论这个话题。谷歌大脑的负责人杰夫·迪 恩(Jeff Dean)说,“我们确确实实想要”攻克强人工智能。如果有哪家公司在这方面取得成 功,就可能完全改变竞争格局。

同时,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技公司是否采取开放与合作的态度。除了发表论文之外, 现在许多公司都把它们的机器学习软件库开源,把内部工具提供给竞争对手和独立开发者。 谷歌的软件库 TensorFlow 尤其受欢迎。Facebook 已经将 Caffe2 和 Pytorch 这两个软件库开源。 开放具有战略优势。软件库可以在使用中得到调试和除错,所属公司也会收获声誉。另一个 非营利性研究机构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Allen Institute for 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奥伦·伊佐 尼(Oren Etzioni)打趣道:“那些极客才不会白给你好处呢。”

这个领域里的一位大咖担心,像 TensorFlow 这样的软件库将吸引到有才华的研究人员,但 是软件库的所有者可能会在以后开始收费,或者以其他方式利用它们牟利。这样的谨慎态度 可能是明智的,但淘金热正盛时很少有人会做长远打算。硅谷现在就是这样。大多数技术人 员都沉迷于 AI 的光明前景和盈利潜力之中,无暇担心未来。

来源:微信公众号:外文杂志报刊

Total users: 0

Customize

Leave a Reply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Notify of